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妈咪_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妈咪_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心目中的妈咪 薄颜? 宁暖一惊,脑海里浮起那张完美的…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妈咪_完整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心目中的妈咪

薄颜?

宁暖一惊,脑海里浮起那张完美的俊脸。

只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要来找她?难道你的神医身份暴露了吗?所以你来这里找她?

但这是不可能的。她每次来都会变脸。除了她自己的孩子,没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

总不能说他在机场第一眼就爱上了他的丑样子吧?

想不通,就不想。宁暖从不自找麻烦:“给你们总统带个口信。我忙着验尸,没空见他。”

这话一出,苍梧愣住了,就连身后的两位法医也跟着傻眼了。

这个人不知道薄师言是谁吗?拒绝他的邀请?

吴看着宁暖的背影,知道自己工作失败,只能灰溜溜地回到宾利的驾驶座上。

看到苍梧回来,薄世炎的目光从手里的纸张上抬起来:“苍梧,那个女人在哪里?”

“我跟宁暖说,有叶想让她挪过去说点什么,她拒绝了……而且是想都没想就拒绝的那种……”苍梧很少不自信地说话,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

你想都没想?

伯颜真心实意地为玉山与她交谈,但他甚至没有看到她的脸。

“说不的理由是什么?”

“她说她忙着验尸,没时间见你。”

吴说这话的时候,他从镜子里仔细地打量着瘦瘦的。

瘦瘦的严丰眼神深邃而冰冷,手指轻抚着薄薄的嘴唇,她看着重案组的大楼:“既然我忙着尸检没时间见我,那等她检查完再来看你。”

这几年,薄世炎似乎整天忙于工作,把家里的一双儿女留给弟弟薄世立照顾,但他从来不会忽略对枫桦和杉木的说话。

因为一个陌生的女人,于珊开口了。

只要有治愈女儿失语症的机会,他就不能放弃。

“苍梧,温暖的信息发了吗?”

“可以,但只是最基本的信息。”吴也头疼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职业。她过去的经历都被隐藏起来了。”

“我们养的人黑不黑系统?”

吴老老实实交待,“这事儿不能黑掉。不仅不能被黑,我们的系统也被对方黑了,损失了几千万的代码。”

细细的凤眸闪过一丝微微的芒,唇角勾起了她们急不可耐的上扬。

“有意思!看来我得迎接这更好的温暖了……”

……

晚上,博佳。

宁云烟结束拍摄行程,匆匆赶往薄家。

虽然我是来看我的宝贝双胞胎的,但真正的目的是来看博世言的。

五年前,她以为自己可以沾这两个孩子的光,认为自己的母亲是薄熙来家最小的妻子,但薄熙来只承认了这对双胞胎,而不是孩子的“亲生母亲”。

这些年来,宁云烟一直默默承受,无视自己的真心,善待宁暖所生的孩子,就是希望她有一天能被薄师言昭雪。

然而,五年过去了,她仍然没有成为波家的女主人。

“宁小姐,你来了。”管叔领着宁云烟穿过门廊。

“管叔,阎石回来了吗?”

“大少爷没回来,少爷和小小姐在家。你好久没见他们了吗?”

当颜宁听到伯颜不在家时,她立刻感到头痛。

毕竟双胞胎没出生,跟她一点都不亲,还总是挖坑让她跳。

当伯颜在这里的时候,一切都很好,但当伯颜不在的时候,这对双胞胎甚至没有和她交流过一句话,所以他们把她留在了空中。

“这将困扰管叔。”

颜宁缓了缓神,跟着管叔上了二楼。

管叔敲开了菲枫和菲杉的门。

“少爷,小姐,开门。你妈妈来看你了。”

宁云烟当这两个小家伙会像以前一样不理她,但谁知道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童声从里面响了起来。

“爷爷,就让她一个人进去吧。我和玉山想和她单独在一起。”

“好,你们好好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管叔高兴地离开了。

颜宁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即使不喜欢双胞胎,为了讨好他们,宁云烟还是笑着走进来:“玉珊,玉凤,妈咪来看你了。”

瘦枫和瘦杉坐在羊毛地毯上,听到宁云烟的声音,妈咪,两个人都打了个寒战。

虽然爸爸自己也承认这个女人是生他们的妈妈,但是他们就是不喜欢她,也不是很喜欢她。

哥哥瘦瘦的枫木黑眼睛转了几圈,眼里闪过一丝调皮。

“过来,好吗?”

颜宁不知道瘦枫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她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有一件非常珍贵的东西想给你看。”

瘦枫很少收敛到恶魔的一面,一个粉嫩包子脸上的笑容,天真如一。

颜宁发现薄玉凤对她不那么警惕了。现在她想利用这个机会靠近他,假装温柔地说:“好,给我看看是什么宝贝?”

瘦枫拿出藏在背后的小手,手腕上有一条小白蛇,慢慢缠绕,不停吐着红色的字母。

“这是我的宠物,小白。”

白蛇似乎听到了菲枫的介绍,琥珀色的蛇眼盯着宁云烟,蛇信子吐得更加兴奋用力。

宁云烟看到面前的白蛇,吓得魂飞魄散,往后退了好几步。

“把它拿走!把它拿走!别来了!”

菲枫摸了摸蛇,故意向宁云烟身边走了几步。

“我和阿杉很喜欢这条小白蛇。如果你害怕,那就不要留在这里。”

杉山说不出话来,但她在一旁点了点头,以示对哥哥话的赞同。

颜宁看着这一对注定要反对她的双胞胎,心里咬牙切齿,恨不得扇他们一耳光,但她忍住了。

“毕竟,我是你的妈咪!你太过分了!”

说完这句话,宁云烟愤然离开了薄枫和薄杉的房间。

瘦枫的小肉柄把玩着宠物蛇小白,她很反感:“这个女人太没用了吧?白人能把她吓成这样?爸爸,最后他是不是想太多了,才会看上她?”

杉点点头,想起了我在机场遇到的阿姨。

她真的想改变她的妈妈。那个阿姨就是她心目中的妈咪!

关于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