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弹指间,从“一纸规划”到“未来之城”——“雄安新区这五年”

五年弹指间,从“一纸规划”到“未来之城”——“雄安新区这五年” 在三月,开始是温暖和寒冷的。春风在吹,白洋淀在…

五年弹指间,从“一纸规划”到“未来之城”——“雄安新区这五年”

在三月,开始是温暖和寒冷的。春风在吹,白洋淀在波光粼粼,生长在春风拔节期的雄安新区欣欣向荣。

自2017年4月1日起,河北雄安新区成立五年。

五年来,从“一纸规划”绘就蓝图,到“未来之城”徐徐铺展,雄安新区稳步推进建设,致力发展。

五年来,从灯光稀疏到夜空璀璨,雄安新区卫星夜光总量年增长率从6.42%提高到52.12%。到去年年底,累计投资已达3500多亿元。

五年来,从华北县城到“未来之城”,20多万建设大军在高峰时日夜奋战在这里。他们用智慧倾注了人生的梦想,用汗水书写了新区的未来,见证了雄安的日新月异和勃勃生机。

追梦建设者

回到2017年4月1日,刚从德国回来的80后王帅还在倒时差。手机上弹出的党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让她感动不已:“这里将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真正吸引我的是这片热土上浓厚的创业氛围。不同领域的人才汇聚一堂,大家都在为一个共同的梦想而努力。”现在,身为雄安新区智能城市创新联合会秘书长助理的王帅,近年来参与了雄安区块链实验室、数字交通实验室等科技创新R&D机构的筹建工作,组织100多家单位建立、编制了43项团体标准,为智能雄安建设提供了支撑。

“数字结对”是这座创新城市的突出标签。“新区每建一栋楼,都会在数字雄安的基础上生成一栋数字建筑。“王帅说,城市关键要素的数字化是城市管理和运营可视化的基础。”比如在一个实体城市调整一些运行参数,会耗费大量的时间、人力、物力,但如果先在数字平台上调整,再用数字模型计算模拟,会高效便捷。”

带着激情去做面向未来的事情更难。在河北雄安新区的每一天,王帅都被不同的人所感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追梦人。追求自己的人生梦想和雄安新区的发展梦想。

现在,河北雄安新区已经进入大规模建设和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阶段,追梦人的队伍在不断壮大。截至目前,雄安新区选聘“双顶”高校人才1000余名,通过项目合作引进规划建设重点领域人才100余名;中央部委、北京和沿海发达地区选派了近300名挂职干部;新增创新创业人才1.3万余人。

汾燕企业家

2020年9月,在北京打拼10多年的李国庆,将自己创办的武威智联科技有限公司从北京房山区搬到了河北雄安新区。

河北拥有数字交通实验室、三大电信运营商和中国铁塔分公司,产业生态良好。作为一个科技型企业的企业家,李国庆对这一点很感兴趣。

“我们研发的智能网关产品相当于自动驾驶的‘信息阀’,可以实现雷达和视频的数据融合。”李国庆表示,2019年,公司核心产品和智能网联整体解决方案在北京房山自动驾驶测试基地得到应用,坚定了他拓展业务布局的信心。

走在榕东地区的路上,每隔几十米就能看到一根简易的浅灰色灯杆。这个被称为“智慧杠杆”的灯杆,是未来实现自动驾驶的基础硬件。看似简单,内涵却很丰富:以照明为基础,集交通标志杆、信号灯杆、监控杆、公共设施标志杆、5G基站功能于一体。

李国庆的公司参与了雄安新区首个自动驾驶监管平台的开发和运营,为智能网联汽车的道路测试和示范应用提供支持服务。今年的自动驾驶汽车在数字道路上的合作测试对李国庆及其公司来说是一次重大考验。

像李国庆一样,将公司战略深度融入河北雄安新区发展的人还有很多。在智绘未来科技孵化器,聚集了新一代网络实验室、数字交通实验室、慧眼科技等一批科技企业,研究人员超过600人,初步形成了数字交通创新的产学研链。

他们心如火,眼睛是雪亮的,坚信公司的未来和河北雄安新区一样光明。根据该报告,去年有258家创新和科技企业落户雄安新区,超过了新区从成立之日到2020年底的总和。

一批非首都功能疏解项目加快推进,中星网络、中国中化、中国华能等部分央企、高校、医院相继落户,承接疏解工作有力有序有效。中科院雄安创新研究院、中国电信雄安互联网产业园等一批市场化疏解项目开工建设,央企在新区设立100多家分支机构。

快乐的新居民

做点小生意,月入一万多,闲暇时骑自行车……这是刘健36岁前的安逸生活。但他更感兴趣的是自己现在的职业:小区物业维修工,忙的时候加班,月薪4000元,“五险一金”。

面对收入的对比,刘健只是笑笑:“这要看以后了。”

刘健心目中的未来是怎样的?2020年前,刘健一家四口住在雄安新区容城县大河镇大河村,一个做衬衫的专业村。“以前是为了消费和骑行赚钱,现在追求不一样了。”在刘健眼里,13、4岁的孩子是最大的未来,雄安新区的发展可以改变孩子的未来。

村民变成了居民。今年年初,刘建一家搬进了榕东区东西孙社区丹若园小区的一套三居室新房。为了就近找工作,刘健去年去外地学了3个月的物业维修。

今年秋天,刘健的两个孩子可以在家上学了。大哥的初中是北京援建的学校;小区的悦容幼儿园一个班4个老师。还有初中幼儿园的刘健也看过。软硬件设施是以前无法想象的。

单纯的刘健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喜悦。“你想要一辈子?我们最大的收获感就是下一代可以享受良好的教育。你说要赚多少钱才能把孩子送到这么好的学校?”

当然,刘健也有自己的快乐经历。该村距离白洋淀20多公里。之前,他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骑上自行车,去外面散步。“前几年湖里水很少,水质也不好。最近三四年,水变清了,路边的树也密了,周边的公园也多了。闲暇时骑一骑更刺激。”

先植绿后建城,是雄安新区建设的新理念。五年来,雄安“千年林岫工程”共造林45.4万亩,雄安郊野公园、悦榕公园等一批高品质休闲设施投入使用。雄安新区森林覆盖率由11%提高到32%,“3公里入林、1公里入林带”目标加快实现。由外围道路、内部骨干路网、城市生态廊道和水系组成的雄安新区城市建设“四大体系”基本形成,城市框架正在全面构建。

白洋淀治理取得的显著成绩备受关注:水质从2018年前的劣五类,到2019年的综合四类和部分三类,再到2021年的全三类。“三年三步走”的不断突破,提升速度之快,开创了全国先河。

“华北明珠”再放异彩,白洋淀步入中国好湖行列。这种改变让无数像刘健一样的新居民畅想美好的未来。

五年之内。行驶在雄安新区大街上,塔吊林立的夜景令人震撼。无论是追梦人、流动人口还是新居民,他们都是这座充满活力的“未来之城”的见证者和建设者。他们书写着雄安的未来,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关于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